第一七一期
【主曆二○○一年四月】

本期主題:生之終


青稞

在一個人流不多的商場堙A這天幾十人擠在其中一間百多平方呎的花店內。人們比肩接踵地站荂A聆聽一人在這個開業感恩酒會上致辭和祈禱。「……大山可以挪開,小山可以遷移,但神的慈愛總不離開你。……」眾人若有所思,她默然下淚。因為這個故事,除了神,她最明白— 二十年前,只是興趣,她開始學插花,縱然插花對她是一種奢侈的消費。三年後,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,她開始為教會插花。那時的感覺不錯—興趣越來越濃,技巧越來越精,更可以用花來為教會做點事。

1990年,她儲蓄了一些錢,與三個朋友合資開花店,一心大顯身手,既自娛又生財。可是,原來她不是做生意的人,從不會理會客人的需求,只顧插自己喜歡的花。合伙人都看她不行,三個月後就散了,只剩下她。她看自己還有一點積蓄,能守,她相信自己能做得到,於是獨力經營花店。但她多年辛苦得來的錢很快就虧蝕得七七八八了,兩年的租約又期滿了,怎樣好呢?花店不是神給我的嗎?真的要結束花店嗎?神為何要我虧本呢?祂明知我不會做生意,為何要讓我開花店?我的花插得那麼好,為甚麼沒有人會欣賞呢?我插花的本事那麼高,怎會辦不好花店?

在她埋怨之時、猶豫之間,一位姊妹出現,是經別人介紹的。這位姊妹是一間店舖的老闆,租出其店舖的一個雜物房給她,讓她繼續經營花店。雖然起頭沒有門面,但是做熟客生意仍有可為的。從此,她的花店依附茬o間店舖,達八年之久。這段日子不易過。

一向獨立的她,要處處受到約束,實在不慣。起初她心中不滿、氣忿,每天只躲在自己的房間堣u作,連跟別人打招呼也沒有。神啊,何時可以分開?我真的受不了。

她的確受不了跟一個與自己性格完全不同又要求高的人相處,痛苦非常。但在自己的禱告和小組組員的勸勉下,她漸漸接受那位姊妹,其實那位姊妹為人設想,又有愛心,肯指教她做生意之道。而且從這位姊妹身上,她看見凡事祈禱的榜樣,和順服神就蒙神祝福的應許—她看見神,她也開始懂得欣賞這位姊妹。

守了兩三年,她的銀行存款都蝕光了。她的經濟陷入窘境,卻不想借人家的錢。生意不好,花店幹不是,不幹也不是。你怎可叫我左右為難?你可否讓我寬鬆些?你幹嗎要我落入這樣的困境?要結束花店嗎?我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,你也不給我其他生路。我甚麼也沒有,甚麼也沒有了!

生活並沒有因她的嘶叫埋怨、苦痛哭泣而好轉,跟茠漱T四年,她的錢都是只夠基本的生活需要,就是只夠一天的一個飯盒,多一點也沒有。你知道我多麼窮,多麼慘,多麼苦嗎?你怎麼要這樣對待我?沒生意怎麼辦?又要還這麼多賬,怎麼辦?就算不吃,錢也是不夠,怎麼辦?

在極度的經濟壓力和情緒緊張的狀態下,小組組員和家人的主動支持顯得很重要,使她能撐下去,也使她能漸漸看到神的供應。就在要還賬的前一天,她得到現金的生意,或有人主動借錢給她。她不止一次兩次這樣經歷,神確是差派烏鴉來供應人需要的主,祂從來沒有棄她於不顧。信心生活鞏固了她對神的倚靠,她開始懂得稱讚神,感謝神。

得嘗安慰和放心的滋味,她想在恆常地參與詩班和為教會插花以外更多事奉神,以回應神的恩典。於是她參加中國差關小組(現名為關懷中國小組)。在「中關」堙A不愛看書的她開始看關於宣教士的錄影帶和書籍,恍然大悟—原來她一直以為自己所受茈@上最淒慘的苦,與宣教士相比,其實都是小事,都是那麼微不足道;原來神一直在管教她,並要她看見神祝福受教的人。

眼界擴闊了,思想更自由,人越來越開心。她不再擔心明天,也沒有想及未來,因為深知花店是神給她的,而實際上她也沒有條件去發展。就在她心足的時候,出奇不意,神還她的心願 ----2000年,她的花店「獨立」了。她得回一間花店,且是比最初的更大;過程之快,難以想像;與姊妹的店舖分開到搬遷到開張,期間她沒有操心過,每個細節也有人主動為她預備妥當。面對茬o位以厚恩待她的神—挽回她從前不冷不熱的靈命,按茼o的本相接納她,叫她學會謙卑,讓她信心增長,給她肢體和家人的愛與支持—她只有流下感激的眼淚。

 *     *     *  

十字架下的兩盆花,每星期都在見證茼o十七年來從無間斷地用花來事奉神,一個星期也沒有暫停過(除非教會有特別安排)。而她要再進一步,等候神向她顯明祂的心意,更多把神給她的東西用在神身上。

整整十年,面貌一新。當日的花店老闆,今日只是一個管家,為神打理花店;而當日的花店,守候茧}疏的交易,今日已變為以花佈置的閒談間,湧現出生命的交流。

在往教育樓途中,經過這間擺滿花的小屋,請由衷的讚美神。然後跟她打個招呼,分享她在神所澆灌的小屋中動人的喜悅。

後記

認識她幾年,約略知道她的故事,覺得把它寫下來讓人知道,有意思。她也認為這是見證。可下筆之時感到為難,不知怎樣開始。寫完以後,就看見我的一些條件,她都沒有;然而如果可以,我寧願用那些別人認為好的條件,去換她這十年的淚水與掙扎,和她在神堶悸漯禷i。就像一位陪伴她走過十四五年的姊妹一樣,我羡慕她。

 


回目錄

我的迥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