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六六期
【主曆二○○○年月】

本期主題:自我提升


「死胡同」內有洞天

記者潘

做了十多年呼吸系統專科醫生,為甚麼來這個轉變呢?

原來林醫生在沙田醫院工作時,接觸到舒緩治療(善終服務娷憟糽痁搌滷M科),開始照顧末期病患者。不久,他對這些病人有特別負擔,他們很需要好的照顧,但多數醫生都在不情願下做這門工作,進了去都希望盡快調出來,於是他向上司提議﹕「不如我集中做舒緩治療吧。」上司高興得連聲「好呀!好呀!」

他繼而考了一個舒緩治療科文憑,並轉到專照顧末期癌症病人的南朗醫院工作。「當時心中也有掙扎。」他說。「這一去,就是放下所有其它科,進入一個很專、很窄的範疇,再回頭不容易。」

那時善終服務未列入專科,前路不明,即使去年底被承認為專科後,一般人,甚至醫療人員,都看舒緩治療為「死路一條」,有甚麼可做的呢?

「許多人以為善終服務只是給病人吃吃止痛藥、鎮靜劑,事實並非如此。」林醫生說。「末期癌病人除了各樣嚴重症狀外,還要面對很多心理和家庭問題﹕死亡的威脅,一切的失去,家庭陷入經濟困局,幼年子女需照顧等。這樣複雜的個案,更需要訓練有素的醫護人員,而善終科始終最欠缺有心人來投入參與。」

在南朗工作,有甚麼體會和得失呢?

「南朗的病人自知不會康復,對生命有很大反省,我有機會和他們分享福音和信仰,真正可以實踐全人醫治的理念。例如有一位六十歲的肺癌男病人,渾身疼痛,服怎麼多的止痛藥都不能止痛,原來他有很多家庭衝突沒處理,加上對死亡恐懼,使疼痛加深。後來我和同事幫助他開解心結,並和他一起祈禱,他立時平靜、鬆弛下來,直至到離世也不用加藥來控制痛楚,可見真的不是藥物治療那麼簡單。

「至於『失』,就是放下了以往熟習的專科,始終捨不得。此外,善終科在醫療界的地位比較低。人看醫生最重要的工作是把病人醫好,現在明知醫不好還去做?! 「假如看不見背後的意義,會視善終服務為『死胡同』。但能在病人生命最後一程幫助他們舒緩身心痛苦和掙扎,面對難關,這便使我能抬起頭來,感到自豪,用心幹下去。」

舒緩治療仍有許多學問在摸索中,林醫生也在研究症狀的控制、藥物的運用等,並就這些課題訓練醫生和護士。每天面對臨終病人,心情往往沉重,因此工餘他以運動、娛樂、家庭和教會生活來恢復輕鬆,重新得力去擔當第二天的工作。「弟兄姊妹和同事間的支援很重要。」他說。「當然更少不了我太太婉玫的支持!」


回目錄

我的迥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