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頁


二○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/二月二十四日

向高處行

蕭壽華牧師

最近有機會重溫一首詩歌,歌名「向高處行」,它第一節歌詞是這樣:「我今前往高處而行,靈性地位日日高昇;當我前行禱告不停,求主領我向高處行……」副歌清楚表達出作者對更高屬靈境地的渴慕,唱後心中有不少感受。


保羅描寫他的一生是「忘記背後,努力面前」,這是一種不斷向上的人生態度。希伯來書的作者勸我們要「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,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。」(來六1,按上下文的意思,即是離開信條教訓,在行為上積極實行真理。)大衛所作的詩歌充分表達他對神的渴慕:「神啊,我的心切慕祢,如鹿切慕溪水。」(詩四十二1)「神啊,……我要切切的尋求祢,在乾旱疲乏無水之地,我渴想祢,我的心切慕祢。」(詩六十三1)


不少基督徒信主愈久,渴慕主的的心便愈淡薄,失去了要向屬靈高處行的心志。我們安於做一個不太差,也不太突出的「一般」信徒,我們甚至怕被認為太「屬靈」。太「熱心」,以致不能被其他一般信徒所接納。


我們為求得到一處住宅單位,會小心安排,訂下一個五年儲蓄計劃;但我們是否可以同樣地為自己的靈性進步,訂一個五年,甚至十年的追求計劃,既有目標,也有行動?


「豈不知在場上賽跑的都跑,但得獎賞的只有一人?你們也當這樣跑,好叫你們得着獎賞。」(林前九24)我們生活在一個競爭劇烈的社會,在各樣事上我們常是悉力以赴,以求不落後於人。但在屬靈的事上,我們卻常擺出一個極其「禮讓」的態度。「也當這樣跑」並不是要證明自己比別人好,而是持着一個要得着最高榮耀的心態去奔跑,以為只有一人可得獎賞,而不滿足於「一般」的表現。因為,我們要得着的,實在是一個不能朽壞的冠冕(參林前九25)。


(按:本文摘自蕭牧師著作《牧野心路》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