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頁


二○一三年五月廿五日/五月廿六日

從性別混亂想起

蕭壽華牧師

前些日子,看到報章報道泰國某些大學內,一些男學生裝扮成女性形象的情況逐有增加,甚至老師們在課堂內聽到「女同學」以低沈男聲回答問題時,也不會感到驚訝。


聖經講述神創造天地時是造男又造女,清楚指明男女有別;雖然男女有平等的地位(「配偶」即指平等對稱),但男與女有明顯不同的生理結構、家庭角色。現代社會個人主義高漲,只求個人喜歡,不理會神創造的自然規律,隨私欲混亂兩性。有人認為若某些人自出生便有反本性的異性傾向,便應該接受變性手術,以配合個人的傾向。這種分析明顯地是一種以人為中心的思想,不尊重神主權的創造,在個人品性有異性的表現時,不去調理個人的自我形象,或是經家庭環境所扭曲的心思行為,反而隨意否定自己與生俱來原有的身分。


另一方面,香港部分男士,也受西方社會影響,束長髮,戴單耳環。長髮本身當然沒有甚麼對與錯,但是倘若長髮帶來男女形象的混亂,並不是美事。當然,在世界上某些社群中,男士全都是留長髮的,或許在這種情況下,男士留長髮才不會帶來性別的混亂。


有些人喜歡較突出的裝扮,以表現個人的獨特性,嚴格來說並無不可;但「突出」仍需要有所規範,因為我們並非獨個兒生活,而是生活在社群中。倘若我們的「突出」阻礙了我們與別人的正常交往,甚或引來厭惡,這也是不美。對基督徒來說,聖經勉勵我們要端莊、貞潔,「廉恥、自守,以正派衣裳為妝飾」(提前二9),好讓我們的外表與我們的生命可以相稱。


對於一些左耳戴單耳環的男士,我們不敢隨便論斷,若只是一時貪玩,我們也不要隨便責難。但倘若是反映個人內心的意識形態,我們便要小心。西方男士如此佩戴,很多是源於一種自由主義的心態,並且要無止境地表達這種「自由」——我敢於做我喜歡做的!我可以戴單耳環,也可以戴在鼻尖、雙脣、舌尖、眉頭、生殖器上!(西方社會有不少男士確是這樣做了。)基督徒在其中要警醒,不要因一時貪玩,而墮入一種叛逆神的生活行為中。


(按:本文摘自蕭牧師著作《貼近主心懷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