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頁


二○一三年六月廿二日/六月廿三日

自由價最高?

陳劍雲牧師

自由,是現代社會所高舉的價值,在人際間「自由」常被拿作否定權威的藉口;在社會政治議程上,任何被視為妨礙或侵犯自由的言行和主張,都是政治不正確的。古典自由主義大師密爾(John Stuart Mill,或譯穆勒)提出「無損他人」(No Harm Principle)這個自由主義的經典原則。根據這個原則,只有在一種情況下,文明社會可以合理地否定某個人的意願而使用權力控制他,就是要防止他傷害他人。除此以外,任何限制自由的做法都是不恰當的。


密爾這個「無損他人」原則,簡單而有力地將「自由」推到一切價值之上。在很多社會政策的討論中,從大律師到平民百姓,都能將這個原則應用在千種萬種的事情上。在賭波合法化的議題上,很多人雖然承認沉迷賭博的害處,卻認為是否參與賭博是個人的自由,社會不應抹煞個人參與賭波的自由,因為他沒有傷害其他人。


不過,同樣的推論其實可以應用在吸毒上:「雖然吸毒會傷害當事人的身體和精神,但社會不應抹煞個人吸毒的自由,因為他私下的行為沒有傷害其他人。」有一點常識的人都知道,吸毒的禍害不單由當事人承受,他的家人甚至親友同樣受害。


由此看來,所謂「無損他人」原則在本質上和技術上都有困難。在本質上,人是社群性,很多看來不直接影響他人的行為,都難免對關係緊密的人構成傷害。賭博和吸毒對好此道者的家人之傷害,是每天在報章的報導中明明可見的。在技術上,怎樣的言行才達到「傷害他人」的地步,也是因人而異的。在立法防止性騷擾之前,在女同事面前講「鹹濕」笑話並不被認定對他人帶來傷害,但有關性騷擾的條例通過了,這種行為就被界定為「傷害性」,不能假自由之名而妄為。


因此,我們可以有兩個結論。首先,在決定是否立法規管或放寬關乎個人自由的言行時,「道德倫理」是重要的考慮因素,一旦這因素被排斥,結果是部分人的自由,侵犯了別人「不被冒犯的自由」。其次,「無損他人」只是一種消極的自由,以此為標準,將自由的價值絕對化,是非常危險的事情。對基督徒來說,自由是為了事奉神,將榮耀歸給祂,若果維護個人自由的結果是虧缺神的榮耀,我們當看自由如「糞土」。對於沒有信仰的人來說,自由是為了成就更高的價值,特別是造福社群。所以,舉例來說,當新聞自由被濫用成為借色情圖利的工具,新聞自由就違背了本身應當維護的社會價值,便應受到批判。


(按:本文撮自7月初出版的社關文集《天國在人間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