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頁


二○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/十一月二十四日

從思考佔中到關懷無權者

陳劍雲牧師

基督教群體就「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」運動作出了多個課題的討論,舉其大者,包括:如果聖經容許在某種情況下的公民抗命、違法達義,「佔中」運動是否符合有關條件?從耶穌的言行所揭示的「非暴力」真義,「佔中」運動是否非暴力?此外,「佔中」運動的目標是「爭取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要符合國際標準下的民主普選」的手段,運動主題中的「愛」與「和平」,分別是指運動中手段堅持「愛仇敵」(甚至認定沒有仇敵),及以非暴力來界定「和平」。這種堅持固然是好,但是,按著聖經,基督徒是否這樣理解愛與和平?愛與和平可以只是手段而不是目標嗎?


將以上問題列舉出來,並不是要質疑佔中,而是要指出,佔中運動可引發基督徒深入探討信仰實踐中很多事關重大的問題,作為我們踐行的依據。除了上述問題,佔中運動本質上是一個民主運動的「歷史企劃」,為要推動政制朝一個更符合公義的方向發展。如此,值得我們留心的是,究竟聖經有沒有與人間政制相關的信息?


箴言三十一章1-9節的經文,記載了古代的瑪撒王國利慕伊勒王的母親,對兒子作為王者的訓誨。這一段外邦人有關為政者的智慧被納入聖經之中,顯示出相關的道理之應用並不限於與神立約的國度。利慕伊勒的母親之忠告,與律法和先知所關注的非常相近,例如:要關注社會中最弱小、不能保護自己的人(8-9節),律法(例如:出廿三6)和先知(例如:耶廿二2-3)都要求以色列政治和司法機構要關注他們的權利。「為啞巴開口」(8節上)可能不是比喻,啞巴是社會上最不幸的人的真實例子,代表那些難以為自己爭取合理權益的與訟者。而8節下和9節下則提到那些受環境所累而陷於孤獨困苦的人,和因為經濟問題陷於苦境的人士。


公義具有神聖的地位,法律面前人人平等。然而,由於訴訟程序往往受有財有勢的人影響,君王作為古時最高法官,有權力去抗拒這些勢力,有責任成為沒大保障人士的保護者。神作為公義的王,是「孤兒的父」、「寡婦的伸冤者」(詩六十八5),祂對當權者的命令是,有政治權力者要為無權無勢的人行使他的權力。


放在現實的處境看,很明顯,無論是怎麼樣的政治制度,都不可能令掌權者必然行事公義為民,即使在現實的代議民主政制底下,少數富豪巨賈也可以透過影響選舉,將他們的經濟力量轉化為政治上的主導力量,鞏固不義的社會結構和施政。雖然如此,民主政制與文化,透過三權分立、傳媒監察和公民社會的集體力量,在一定程度上保障社會有追求良善與公義的自由,可說是限制社會不公義、導引掌權者為善的必要條件。民主雖然並非萬應靈丹,世界雖難長治久安,但民主總比獨裁、專制及軍人集團的暴政可取得多。


所以,有基督徒學者主張,在沒有民主,就要爭取民主;已有民主制度(註:合乎國際標準的代議政制民主)之時,仍要批判民主制度下的不公義。教會作為見證神國降臨的另類社群,並不以社會改革為群體整體的使命,但是基督徒不論是為官、參政還是參與社會改革,都當記得,行事公義為民,權為無權者而用,這是上帝重要的吩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