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頁


二○一四年一月廿五日/一月廿六日

從言語想起

蕭壽華牧師

言語影響之大,往往超出我們所能想像的。聖經告訴我們:「若有人在話語上沒有過失,他就是完全人。」能夠正直、合宜地掌握自己舌頭的人,他便能夠管理自己的人生,行在光明中。


言語可以破壞,也可以建立。箴言內滿是這方面的描寫:「說話浮躁的,如刀刺人;智慧人的舌頭卻為醫人的良藥。」(箴十二18)「溫良的舌是生命樹;乖謬的嘴使人心碎。」(箴十五4)願意謹慎自己的言語,學習說合宜話語的人,他的生命便如活水泉湧,滋潤別人心田。


如何能口出恩言?一個人必須立定心志,「離惡行善,尋求和睦,一心追趕」,警覺不讓舌頭出惡言,嘴唇不說詭詐的話。猶大書告訴我們,當天使長米迦勒為摩西的身體與魔鬼爭辯的時候,「尚且不敢用毀謗的話罪責他。只說:『主責備你吧!』」一位尊貴且滿有權柄的天使長,面對天地間最值得責備的魔鬼,也不敢用毀謗的說話責罵他,只按神的主權與真理,指出他的錯誤來,何況我們這些血肉之軀的人呢?


除去詭詐與毀謗後要作甚麼?「所以,你們既除去一切的惡毒、詭詐……和一切毀謗的話,就要愛慕那純淨的靈奶,像才生的嬰孩愛慕奶一樣。」(彼前二1-2)一個人內心若沒有神的話語,就是那純淨的靈奶,他就不能隨事隨時說造就人的話。雖然我們不是才生的嬰孩,但我們要「像」他們,意識到自己的需要,不斷尋求領受主的話。


「謠言止於智者」,我們不單追求智慧良善的言語,也謹慎不成為傳播憤恨與愚昧的人。「火缺了柴就必熄滅;無人傳舌,爭競便止息。」(箴廿六20)自己首先寬容別人的不是,也明白一切的傳言均有不盡不實之處,因此不容許自己的說話挑起誤會與爭端。


使徒保羅曾面對嚴厲的毀謗與攻擊,然而他說:「被人咒罵,我們就祝福……被人毀謗,我們就善勸。」


(按:本文摘自蕭牧師著作《牧野心路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