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頁


二○一四年七月十九日/七月二十日

基督徒怎樣看「抗命」﹖

蕭壽華牧師

社會上有許多關於「支持佔中」及「反對佔中」的爭論。我們很需要謙卑在主前,慎思明辨,尋求行在主的旨意中,也學習在屬神的群體內,彼此同心、互相尊重。


聖經明確的教導,是基督徒基本上應是守法的公民,因為地上政權是神所命定的,為要賞善罰惡,維護生命。基督徒守法,是要讓政府所訂定的法例,可以發揮政府應有的功能。若然,當政府違背了保障生命、維護公義的天職時,信徒應當反抗,特別是當政府要求人民效忠它如效忠至高的神靈權威,基督徒理當反抗,因為我們知道只有天地的主是絕對的權威,地上政權不應僭越。按此道理,但以理的三個朋友,違背尼布甲尼撒命令,不去敬拜金像;使徒彼得以「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」為原則,不遵從當時官長的命令,繼續見證耶穌基督。因此,當基督徒思考是否進行抗命,必須考慮到,「怎樣程度的不義才構成合理的抗命?」不會隨意違法。


今天香港「佔中」運動的目的,是要爭取在2017年舉行的行政長官普選,要符合國際社會對「普及和平等」的選舉的理解,「所有合資格選民享有相同的票數、相等的票值,和參選不受不合理的限制」,要求一個沒有政治篩選的選舉制度。運動發起人計劃,「假如有關方面漠視公民的民主訴求,提出不符合國際普選標準的選舉方法」,他們會在適當時間進行包括 「佔領中環」的公民抗命。當然,「佔領中環」只是「間接」的公民抗命,它並不是要改變抗命行動所直接違反的法例,而是以觸犯一些維持社會秩序的法例,去抗議被看為不義的特首普選方案。
要「佔領中環」,是發起人斷定政府提交的普選方案不符合上述標準,因此被看為不公義,這是一種對選舉制度優劣的判斷,也是對當前處境的政治判斷(應在實行普選時便立刻達到這樣的標準)。


在政改諮詢期中,過去爭取民主的政界及法律界人士,他們按著自己對「普及而平等」的標準及不同的判斷,提出了差異頗大的不同方案。基於這種差異,同樣地在政制上謀求公義的基督徒,對於是否在這時期參與抗命行動,自然也會有不同的抉擇。


因此,某些基督徒若不選擇參與佔中,並不表示他們不尋求公義;而另一些因著良心的判斷,認為這是可以無虧地尋求公義,也清楚沒有其他合法的途徑可以表達訴求,他們可以按良心誠實而行,但卻不可論斷別些不參與的人。倘若有會友因佔中而被捕,教會並不會因而排斥他們,且當在具體行動上表達關懷與愛護。


當基督徒考慮是否參與佔中時,要知道這並不是一次絕對性對公義的訴求,各人按自己的良心判斷,也當彼此尊重,不作惡意的批判,同心尋求在不同的崗位上作主的見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