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頁


二○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/十一月二十九日

共享多元詩歌的發展

潘建堂牧師

「當用詩章、頌詞、靈歌彼此對說,口唱心和的讚美主。」(弗5:19,和合本)


「詩章、頌詞、靈歌」,是討論崇拜詩歌時常常引用的經文內容。這三個用詞明顯是指著不同的詩歌類別。學者普遍認為「詩章」是指舊約的詩篇,「靈歌」是即興而有的詩歌。而「頌詞」是當代已創作的詩歌。雖然較新的中文版本都把?「頌詞」譯作「聖詩」,但並沒有包括一種傳統意思,更沒有現今聖詩所指的規格,「頌詞」單單是當代的創作。


保羅在這裡的教導並非刻意為詩歌分類而作界限,相反,他是表達要運用不同類別的詩歌在教會生活之中,鼓勵運用豐富多元的方式與神相交。正如歌羅西書3章16節所說:「當用各樣的智慧,把基督的道理豐豐富富的存在心裏,用詩章、頌詞、靈歌,彼此教導,互相勸戒,心被恩感,歌頌神。」


所以,「詩章、頌詞、靈歌」應是當時猶太裔基督徒所採用的詩歌,或是在外邦教會所創作的詩歌。試想,保羅寫以弗所書的時候,新約教會只開始了大概二、三十年,所以,除了詩篇之外,其他詩歌主要都應該是當代的作品。而詩篇本身,也沒有明確記載用甚麼曲調來唱頌。因為,合理的推論是,初時教會主要使用當代的音樂(猶太人的音樂或是希臘文化中的音樂)。而保羅所鼓勵的是,透過豐富的音樂類別把信仰的表達活潑起來,也藉著當代和本土的音樂實現信仰的適切性。


今天香港眾教會已經使用多元的詩歌曲目,甚至一首詩歌有多個版本,就如生命聖詩本身也有同曲異詞(生77、生157、生507)和異曲同詞(生58、生83),這些都是詩歌發展不斷進步的必經階段。不同時代有不同需要,對詩歌也有不同層面的要求。


近年香港眾教會對廣東話唱詩的關注亦逐漸加強。面對中文翻譯詩歌用廣東話唱起來時往往口不對心(看著歌詞那個字,唱出來的音韻是另一個字,嚴重者甚至產生不雅或不敬的意思,這是原作英語詩歌的文化背景難以想像的),各方都不斷努力。相信譯者們都會承認,從原譯到新譯,都難有一個完美的版本。只是隨著時代的改變,正如中文聖經也有新的譯本共用,詩歌的不同版本也應恰當地運用,讓不同年代的信徒在共享之中邁前。


聖經鼓勵我們以不同的詩歌口唱心和讚美主,讓我們同心一起努力,在每次的頌讚中專注上帝的榮耀。我們也祈求主在香港眾教會中興起更多人材創作本土的詩歌,豐富崇拜的音樂素材,也實現聖經所描述信仰的當代和本地的表達,在共享傳統與現代詩歌之中,體會上帝豐盛的榮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