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頁


二○一六年六月四日/六月五日

我對真理樓的期盼

蕭壽華牧師

我們遷來真理樓崇拜已經兩個月了,感謝神讓弟兄姊妹逐步適應下來。與此同時,康澤禮堂、課室等已大部份拆卸下來,準備重新裝置,需要改良的地方也在密鑼緊鼓地作最後設計、尋找物料等等。


這段日子,我為北宣家的弟兄姊妹非常感恩,很多弟兄姊妹真是不辭勞苦,參與各項的服事:人潮疏導組及多位弟兄姊妹,在各堂各處站崗,不介意「拋頭露面」,並且多有主動留至最後階段才離開;崇拜轉播點的影音、空調系統未能運作順暢,主日第一堂各轉播點曾經歷畫像故障,45分鐘只能聽聲音,各個轉播點冷氣時冷時熱等,但弟兄姊妹仍是毫無怨言,忍耐在其中,並且善意地報告教會要注意調整的地方;還有許多叫人感動、委身服事的例子,讓我心中為北宣家充滿感恩。


但我也坦然承認,我仍有許多掛心的事。我大多在主禮堂講道,少了許多機會碰到其他轉播點的弟兄姊妹。我想也有肢體在崇拜前後發現許多相熟的面孔好像不見了,也未知如何匯合其他人一起用膳或見面,會否因而感覺與其他弟兄姊妹疏遠了?我也觀察到有孩童的家長、年長的弟兄姊妹好像是少出現了,他們會否不適應較擠迫的聚會場所、較長的步行路程?四、五月的月捐奉獻,較過往明顯減少,是甚麼緣故?當然更掛心的事,是弟兄姊妹在參與敬拜時,尊崇主的態度有沒有變得輕忽、因循。遷入新地方時,弟兄姊妹因不熟識地方,崇拜開始後約十分鐘後仍遲到者不可進入崇拜的措施暫停執行。但及至今天,大量弟兄姊妹遲到,甚至在講道開始後才進來的也不少;講道後大群早退的現象也叫人難過——難道我們不是在敬拜天地的大君王嗎?我們的獻祭若是有殘疾的,主又怎會喜悅呢?我們只是到「轉播點」聽聽道便完成了對神的敬拜嗎?——我想這次的崇拜遷動,好像是主對我們的試驗,但願我們向主的心仍被祂看為正。


我鼓勵北宣家弟兄姊妹,更留意為你身旁的肢體守望:在團契、小組的多關懷你的團友、組員,更珍惜彼此相聚分享的時刻,不要獨行信仰路;崇拜後多找機會一起用膳、分享(停止了的可以再招聚共膳);在安定了何處何時崇拜以後,不要忘記主許多圈外的羊,帶領新人來敬拜主;在熟習了各地方以後,更去關懷各人的事。讓這個地方真的成為神喜悅臨在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