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頁


二○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/十一月二十七日

將臨期的聯想

韓子卿牧師

根據教會年曆,2016 年的將臨期是 11 月 27 日到 12 月 24 日。將臨期除了幫助我們預備迎接主耶穌的降生,還有更深一層意義,就是等候及預備基督的再來。


聯想一:等候與準備,是早已失去的寶貴操練。記得在神學畢業前夕,我和同學問老師,為甚麼神學訓練只有三年?我們好像甚麼都未學懂就畢業了。老師說,不是我們不願意教,而是沒有學生願意讀一個要等候更多年日才準備好去事奉的課程。


初信主時,一位弟兄以門訓方式栽培我,他除了帶領我和幾位弟兄外,就沒有其他主要事奉,他投資了六、七年時間在我們身上,我們若中途退出,他就可謂前功盡廢。但我們的靈命就如此成長了,往後的歲月,我們有好幾人都成了傳道人,原因?這弟兄為我們付出了很多心血,做了非常美好的栽培工作。試問有多少人肯為幾個小子這樣勞心勞力,耐心地等候他們成長?曾有一位初信者,由於信主的經歷引人入勝,所以信主幾個月就受邀在佈道會上分享得救見證,當一個人還在稚嫩的信仰中摸索,這類邀請是幫助他長大還是窒礙他成長?我們可否多等他一會呢?


聯想二:「但那日子,那時辰,沒有人知道,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,子也不知道,惟獨父知道。」(太二十四 36)這是最令基督徒困惑的地方,現今我們已習慣了做甚麼都是先計劃後行事,原因?可以把過程和結果都掌控在手中。偏偏主再來這件事卻不受我們控制,我們可以有教會五年計劃,也有以年計的擴堂計劃,但偏偏沒有一個主回來的時間表。記得我還在政府工作時,初入職是在總部工作,幾年後被派往分部去,一離開總部,工作氣氛就立刻鬆懈下來,上班總會遲十幾分鐘,一到下班時間,整個辦公室的燈立即熄掉一半,為何有這些現象?因為大波士不在,但假若大波士突然宣佈,他隨時會到分部來巡視,情況就截然不同了。


兩千年來,主再來的信息都成為信徒警醒與盼望的動力,但假設主一早明言祂在公元 2047 年才回來,情況會怎樣呢?保羅在帖前第五章可能會這樣寫:「弟兄們,論到時候、日期,不用寫信給你們,因為你們自己明明曉得,主會在 2047 年來到。災禍不會忽然臨到,所以,我們可以暫睡一覺,像別人一樣,直到我們這一代過去,也不用警醒謹守。」當然這只是個狂想, 事實上「大波士」會隨時回來,你會警醒預備祂的隨時臨到嗎?抑或對自己說,已等了兩千多年了,不會是現在那麼巧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