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頁


二○一七年七月二十二日/七月二十三日

無能者的哀慟與堅持

陳劍雲牧師

看著正義的人死去,罪惡的勢力張狂,是令人多麼的悲哀和憤怒。在悲哀和憤怒中,還夾雜著對前景的憂慮和無能感,和一聲聲嘆息:「耶和華啊!惡人得意要到幾時呢?惡人歡樂要到幾時呢?」(詩九十四 3,新譯本)


對於人世間的惡人惡事,聖經多有描述和指斥。以賽亞先知說:「那些稱惡為善,稱善為惡,以暗為光,以光為暗,以苦為甜,以甜為苦的人,有禍了!……他們因受了賄賂,就稱惡人為義;卻把義人的權益奪去。」(賽五 20、23)罪惡世界是顛倒是非的,公正遠離了受苦、受害的人,因為作惡的正是掌權的人,甚至以法治之名行罪惡之實。稱尋求公道為聚眾滋事,以舉報惡事為泄露機密,仗義執言的被羅織罪名,和平獻議的被打為顛覆叛亂、遭殺害的被當作輕生……


世界的惡並不是遙遠的歷史,也不是另一個空間的事。香港這個彈丸之地,曾經有借來的平安、相對合理的制度,雖然也有政治經濟權勢的欺壓,但惡事畢竟是在暗中進行,不至於明目張膽、理直氣壯。過去,香港人期望透過政制發展維護我們重視的價值,抗衡惡劣的政治文化和手段。民主政制不是萬應靈丹,但是有監察制衡政府的制度、能吸納和反映市民的議會,總比獨裁專制管治好。過去多年,政制發展趑趄不前,社會積累的矛盾不斷加劇,撕裂了的關係無法修補。社會不時出現各類抗議行動,公眾人士有予以理解的,也有不能苟同的。然而,如果只著眼批判一些過激或不體統的抗議行動,打擊了議會中不同勢力的互相制衡及對政府的監察,令議會的公信力繼續下降,恐怕會刺激更極端的社會行動。讓我們為這城市守望。


弟兄姊妹,上主並沒有將管理社會的權柄託付給教會,但是,基督全然是主,祂差遣屬於自己的人進入社會不同領域中作僕人,包括在建制之中,也包括在社會運動和政治之中。耶穌曾對他的兄弟說:「世人不能恨你們,卻憎恨我,因為我指證他們的行為是邪惡的。」(約七 7)基督徒在社會上的參與,不免要指出世人所行的惡。我們既不可將自己對事情的判斷絕對化,更不可在罪惡壓傷生命、權勢傾覆正義時,冷漠視之。或許我們無能,但哀慟的人必得上主安慰。